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现货平台
全国分站导航

中钢网

中钢网新闻中心产经新闻石化中央政府缺少权威 利比亚石油生产稳定性堪忧

中央政府缺少权威 利比亚石油生产稳定性堪忧

分享打印 2018-03-07 16:24 编辑:薇薇     来源:      字体: [大][中][小]    

导读:近期利比亚两处合计产量接近40万桶/日的最大油田接连关闭,使外界对该该国石油产出的部分恢复打上了新的问号。

  近期利比亚两处合计产量接近40万桶/日的最大油田接连关闭,使外界对该该国石油产出的部分恢复打上了新的问号。

  数月来利比亚全国产量始终保持在约100万桶/日,近期的油田关闭很快得以解决。利比亚最大油田ElSharara始于周日的关闭持续时间不到24小时。

  不过,由抱怨薪酬和福利的ElFeel油田守卫及想要清理土地垃圾的业主导致的最新中断凸显了一个缺乏集中安全力量或政治控制国家持续的产出风险。

  利比亚潜力是什么?

  利比亚拥有非洲最多的已探明石油储量,且始终是欧洲轻质低硫原油的关键供应方。

  1970年前后,利比亚产量超过300万桶/日,在7年前北约支持的推翻卡扎菲的动乱发生前,该国产量超过1600万桶/日。

  去年,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NOC)概述了到2023年将产量提高至2200万桶/日的计划,但表示则需要大约180亿美元的投资。

  为何2011年后产出下降?

  自利比亚2011年动乱以来,这一人口稀少国家的权力分散,当地势力用石油设施作为谈判筹码来强调金融和政治需求。

  全国各地的武装派别切断了关键油田和港口的生产,包括2014-2016年对东部石油新月地带油港的长期封锁。长期和无计划的停工降低了油井的压力。

  随着利比亚收入因生产中断和低油价而下降,对薪酬、当地发展和就业的需求变得更加普遍。

  另外,在被当地武装力量击退前,伊斯兰国在2015-2016年攻击了油田和港口。他们给利比亚两个最大码头EsSider和RasLanuf造成的破坏尚未修复。包括Mabruk和Ghani在内的油田仍旧关闭。

  在2014年导致反对派政府成立的争议性选举后,位于东部的各派系试图独立出售石油。他们失败了,但这一分歧加剧了利比亚石油行业的不确定性。

  当前风险是什么?

  最近油田关闭的原因包括守卫的经济抗议、武装团体推动释放被囚禁的成员、以及明显的政治操纵。

  有时关闭在偏僻的油田或港口被触发,有时由能接触控制管道阀的齿轮箱的人引发。Sharara油田的生产反复被Zintan附近的武装团体切断。Zintan是利比亚西部的一个城镇,在2011年的动乱中在军事上变得强大起来。

  获得国际认可的民族团结政府(GovernmentofNationalAccord,简称GNA)缺乏对武装团体的权威,经常对结束封锁束手无策。

  石油设施应受到石油设施护卫队(PetroleumFacilitiesGuards,简称PFG)的保护。但和利比亚安全力量的其他部分一样,他们的官方地位是自许的,且他们的行动受当地利益而非任何中央权威的支配。

  即便随着长期封锁从2016年中旬结束,财政约束一直是利比亚石油产量反弹的潜在拖累。NOC和GNA之间的关系不佳,前者反复抱怨预算分配延误,而后者称其自身资源有限。

  更大的政治风险也隐约可见。东部地区派别反对GNA,称它没有向东部地区支付足够的石油收入。一些东部强硬派已威胁要削减石油产量,尽管目前与NOC关系良好的利比亚国民军(LibyanNationalArmy)保持油田和港口的开放。

  安全局势仍旧动荡。去年12月,利比亚东部一条管道的爆炸造成多达10万桶/日的生产中断,虽然其被很快修复。

  OPEC怎么样?

  除尼日利亚外,利比亚也豁免于石油从输出国组织(OPEC)带头,寻求提高油价并已延期至2018年底的减产。

  尽管有猜测称,这两个陷入困境的国家将被迫加入减产协议,但两国均表示有意提高产量。


资讯编辑:张伟伟 15838212047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与处理。

Copyright © 2005 - 2018 中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全国咨询/投诉电话:400-700-8508  E-mail:web@steelcn.com 京ICP证100096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100096号 电信业务审批[2010]字第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