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现货平台
全国分站导航

中钢网

中钢网新闻中心钢铁之声钢铁板块的最后一张股票——津西钢铁

钢铁板块的最后一张股票——津西钢铁

分享打印 2017-09-23 13:41 编辑:薇薇     来源: 中钢网     字体: [大][中][小]    

导读: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5月25日下午,中国东方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津西集团董事长韩敬远莅临江苏永钢集团考察交流)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对于很多民营钢企来说,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这句开篇未尝不是他们的一个真实写照。也许这也正如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先生所说的“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在当代民营钢企商业史中,无论你从哪个角度去梳理,韩敬远和他的中国东方集团、津西集团这两个“双城”都是民营钢企经济必不可少的样本。十年前,中国东方集团的股权争夺战让他殚精竭虑,十年后,一手扶植、双手栽培的津西集团让他赚得盆满钵满(详见中钢网报道《韩敬远让津西腾飞的巨人!》)。

  今年上半年,津西集团以实现利润27.25亿元高居河北十大盈利民营钢企之首。从亏损大王一夜之间咸鱼翻身,类似的桥段在2017年的钢铁圈子中并不少见,稍加梳理就会发现,钢价暴涨的红利是多数企业实现业绩翻红的主要手段。但是,要知道,涨价并不会一直延续下去,因此,对于钢企而言要想留住盈利,必须有新的秘笈在手才行。在这一点,津西钢铁的盈利之道显然值得其他钢企去借鉴和学习。

  杀出了一条路

  早在10年前,当时中国钢铁行业正因为旺盛的市场需求和丰厚的利润而掀起了一场狂热的大炼钢铁热潮,那时的韩敬远,正为了其控股的中国东方,与公司第二大股东——号称“钢铁公主”的陈宁宁打着激烈的股权争夺战(详见《母女点石成金,走近神秘的“钢铁公主”陈宁宁》),那时的韩敬远也想不到,十年后,让他倾尽全力争夺回来的曾在钢铁领域赚得盆满钵满的中国东方,又要让他为了如何调整产品结构以提高企业在行业低潮时期的生存能力以及如何向非钢行业转型而殚精竭虑了。

  从华北到华东,从华中、华南再到西南,当时的钢铁产业过剩已无处不在,钢铁行业整体萧条,全行业集体宣布亏损以及减产。国际金融危机、钢铁需求及价格大降、极度透支着市场、环境以及资源换来的经济高速增长、地方政府盲目追求GDP等等都是导致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的原因,而由政治因素而非利润推动的产业周期又加剧了过剩的程度。

  当整个中国陷入了由钢铁等高污染行业带来的雾霾中,钢铁企业也在“越亏损越生产”的雾霾中失去了方向。而尽快调整产业结构、改革体制之弊已经成为钢铁行业走出阴霾的唯一希望。

  在2013年岁末,整个钢铁行业仍挣扎在全行业亏损的泥沼中,但是仍有部分龙头钢企和特色钢企挣扎出了一片天。韩敬远从1992年一直在经营着津西钢铁,从当年年产14万吨生铁的县办小铁厂,到现在已成为集钢铁冶炼、装备制造、节能环保、国际贸易、金融租赁、津西投资、高新科技、绿色地产、龙翔文化等九大板块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和香港上市公司。2012年以来钢铁业进入寒冬期,津西钢铁尽管依托股东米塔尔的支持,依赖旗下H型钢生产线维持盈利,但钢市巨大的风险令韩敬远不得不费尽心思谋划着转型非钢产业。

  2007年正是中国东方赚得盆满钵满的好年头,这家以钢铁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得益于当时钢铁市场的红火成为了赚钱的香饽饽,也让该公司控股人韩敬远和二股东陈宁宁为了控制股权抢红了眼,韩敬远最终险胜了这场遭遇战,而代价则是,在全球最大钢企——印度安赛乐米塔尔钢铁公司(以下简称米塔尔)斥资约50亿港元取得了陈宁宁手中28.02%的股权后,韩敬远和米塔尔约定将韩敬远所持中国东方股权转让给米塔尔,从而使米塔尔的持股量增至73.13%,成为中国东方的第一大股东。后因商务部未批示该申请,米塔尔控股协议自动失效,但仍是中国东方的重要股东,而中国东方持有津西钢铁97.6%股权,米塔尔间接持股H型钢合资公司,米塔尔和中国东方签署了H型钢技术转让协议,助其打造中国H型钢大型基地。

  当年的股权换技术拯救了今日的津西钢铁,H型钢在市场好的时候可能不是获利最高的产品,但在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由于其附加值高,却成为了利润的主要支撑点。数家河北民营钢企或者破产或者被兼并,但津西钢铁仗着H型钢这一招鲜活了下来。

  挣扎出一片天

  但是低迷的钢市让韩敬远依然忧心忡忡,他从2012年开始打造非钢产业。发展非钢行业固然可以拯救部分钢铁企业,但多元化是一把双刃剑,一不小心新盈利点就可能成为新出血点。

  2009年,中国钢铁产能约为7亿吨,到2013年该数字已增至9.76亿吨,吨钢利润一度仅0.43元,还不如卖一棵大白菜。

  内忧当头,外患也不容小觑。2013年以来,国际上挥舞的贸易保护主义大棒接踵而来,而随之而来的环保成本,势必将成为惨淡经营着的钢企们难以承受之重。回头来看,钢铁行业已经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境地,而尽快调整产业结构、改革体制之弊已经成为钢铁行业走出阴霾的唯一希望。

  而谈到外忧,韩敬远又要在心里笑了。在针对中国的钢铁贸易行动,被指背后推手来自安赛乐米塔尔与蒂森克虏伯等欧盟钢铁巨头。而因为与米塔尔为合作伙伴,津西钢铁生产的连年H型钢顺利出口日本、韩国及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出口量连续多年全国第一。

  而米塔尔还将钢板桩技术转给了津西钢铁,钢板桩由于生产工艺复杂、技术要求高,热轧钢板桩生产在我国尚属空白,在国际上也只有安赛乐米塔尔、韩国INI、日本新日铁等几个知名钢厂能够生产,然而这些企业对该技术拥有专利并进行封锁。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扩大有效供给拓展市场新空间,津西钢铁从来没有止步,钢板桩成了他们精耕细作的新领域。津西钢铁与德国科赫公司和马来西亚欧领特公司达成合作实施“钢板桩升级改造项目”的意向,也许用不了多久,津西钢铁就能生产Z型钢板桩了。与津西钢铁此前生产的U型钢板桩相比,这并不是产品形状的简单变化。Z型钢板桩性能更强,产品附加值更高。

  在掌握热轧H型钢和钢板桩两项“利器”之后,津西钢铁继续加大产品结构调整,并借助国家“一带一路”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机遇,对接国内重点建设项目和民用建筑领域,成功开发出超大规格钢板桩、铁路线杆和民宅建筑用钢等新产品,距全国最大、世界一流型钢生产基地的发展目标越来越近。

  目前,津西钢铁已成为全国最大型钢生产基地,全国首家型钢标准研发基地。主导型钢产品已相继开发出114个系列、310个规格。其中,高附加值产品比例提高到40%,电气化铁路线杆市场占有率已超过90%,成功进入鸟巢等国家重点工程,并成功应用于美国、菲律宾、墨西哥、巴拿马等国家的多项重点工程,远销33个国家和地区,产品出口量连续六年位居全国第一。

  近年来,津西钢铁加快企业发展新旧动能转换,形成了企业新的战略支撑和新的利润增长点。在做精做强钢铁主业的基础上,津西钢铁强势向高新科技、国际贸易、装备制造、金融服务等领域进军,先后在北京、天津、深圳、香港、新加坡等地设立子公司,走出了一条多元化经营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津西钢铁的员工评价韩敬远是个钢铁实业家,而中国东方内部员工则认为,韩敬远其实是个资本运作高手。尽管韩敬远一再强调当初与陈宁宁合作,正是看中了其铁矿石资源和资本运作能力。“我只会做钢厂,资本市场那一套,我看得不大懂。所以希望找到一个对这一块比较专业的人进行合作。”韩敬远说。

  尽管与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合作密切,但韩敬远表示,“虽然和米塔尔签署了协议,但目前仍是我控股,米塔尔要想进一步控股,还要看它开出的收购条件能给公司带来多大利益。”

  如今,曾自称不懂资本市场的韩敬远已经成为个中高手,他正利用资本的力量将企业推向产业重组的深水区,以获取更多的技术、市场和资源乃至行业话语权。

Copyright © 2005 - 2017 中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全国咨询/投诉电话:400-700-8508  E-mail:web@steelcn.com 京ICP证100096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100096号 电信业务审批[2010]字第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