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现货平台
全国分站导航

中钢网

中钢网新闻中心钢铁之声李涛:宏观经济形势对钢铁行业的发展机遇(全文)

李涛:宏观经济形势对钢铁行业的发展机遇(全文)

分享打印 2019-11-12 16:17 编辑:田甜     来源:      字体: [大][中][小]    

导读:李涛:宏观经济形势对钢铁行业的发展机遇(全文)

  《宏观经济形势对钢铁行业的发展机遇》

  

  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党组书记、厅长李涛先生

  尊敬的新创院长!红超董事长,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和同志们做一些交流,还是首先要感谢主办方,感谢红超做这样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和活动,也祝贺你们和你们的团队取得的新成绩,刚才谭院长做了非常好的演讲,我没有做充分的准备,主要是有钢铁情结,先后在鞍钢24年,所以,钢铁活动还乐意参加,乐意向同志们学习,我讲这么几句话。 第一,当前经济形势严重下行,压力很大。

  今年一季度6.4%全国GDP,二季度6.2,三季度6.0,按这样一个阵势滑坡六,看上去也不是一件遥远的事情,不可怕,质量在提高,结构在优化。但是,还是有一系列的问题。今天不展开讲了。主要原因是经济的阶段性问题,应该说中美贸易、外部环境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我们内生的一些问题。我们40年的高速增长,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到了高质量发展的阶段,到了要优化结构、提升价值,特别是提升科技含量的阶段。这个过程要比40年的快速发展难的多,我们做加法不是一件难的事情,我们做投资也不是一件难的事情,我们建设一座一座漂亮的城市也不是一件难的事情,我们难的事情是真正实现工业化,实现高质量发展,实现科技兴国,实现创新兴国,实现教育兴国。所以今天我们进入了这样的一个阶段。当然,没有四十年的基础,没有解决我们的小康社会,没有解决初步的现代化,后面就无从谈起。

  当前,最核心的问题是什么?中美贸易的核心是什么?我们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是什么?就是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整个竞争谁占领最高端,谁在价值链的最高端,谁在技术链的最高端,体现在制造业。当然现在我们不是最高端。我们的博弈实际上就是这样开展的,所以中央总书记非常清醒,非常明确的提出来制造业高质量运行,大国重器制造业。

  9月份,总书记来河南讲了几个问题,我参加了,现场听了总书记的讲话。第一个问题就是制造业,他看了郑煤机,说他多次讲制造业的作用、地位和意义,讲提升制造业水平的附加值的紧迫性,讲制造业和别人的差距。当然,总书记有一系列关于制造业的论述,还有一些重点工作都亲自抓,像商飞、大飞机,像很多国产化的应用,那么制造业不展开说了,因为内容太多了。

  我想说钢铁工业就是制造业的一部分,而且是重要的一部分。他本身是制造业,他又为制造业提供很重要基础性支撑。值得欣慰的是钢铁工业在我国的制造业里面应该是处在前端的,整体水平是高的,竞争力是稍微好一点的。但是也不能过高估计。我们现在制造业的落后或者说制造业的不足,或者说和欧美、日本的差距体现在两个层面,一个是重大技术的“卡脖子”,所谓的“卡脖子”技术,依附于人家的芯片技术、航天发动机、重大装备技术,所谓的“卡脖子”工程,“卡脖子”的这些技术和内容。还有一个就是基础材料、4G、基础工艺、基础技术、技术备件。这些跟钢铁制造业都有关系,而且很多的材料都是我们提供的。 我们的地铁发展很好,郑州要干500以上公里了,上海已经有600多公里了,我们的地铁轴承不要国产的,我们的高铁轴承也不要国产的,150万公里以上的轴承都不要国产的,我们的大型盾构机在郑州生产,密封机生产不能,我们的发动机解决不了,在温度高的时候叶片变形、转轴出问题,这都是材料问题。

  所以,钢铁行业、钢铁产业在制造业的作用还是非常重要的。要想在高质量发展过程中,钢铁业要提高水平,我想有这么几组问题要给大家提醒一下:

  第一,钢铁产业要智能化发展。

  传统产业主要是转型升级,战略性新兴产业是培育,传统产业升级是什么升级?就是智能化的方向,智能化的改造就是最好的升级,就是最好的提高科技含量、提高附加值、提升价值链。如果用工业化沿袭的历史来说,蒸汽机是工业1.0以英国为主,电气时代是工业2.0自动化时代,大型工业化的发明标准是工业3.0时代,几年前德国提出的工业4.0,智能化的时代,没有一个标准的说法,但是这样的一个沿袭是被认为是一个普遍的东西。那么智能化时代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这样一个时代。这样一个时代和前面三个工业革命都有质的区别,1.0、2.0、3.0全部是解决效率的问题,是延长人的手脚、眼睛,是伴随着能源革命、通信革命、交通革命,最根本的就是科技革命。但是智能化时代不仅延长效率,不仅保持了批量化、规模化、流水线的优势和成本低的优势,更多的是出现了人性化,出现了批量里面的差异化。就是我们要做的服务型的量体定造,就是那个汽车工业不能生产普遍的钢板,还要定制化的需求。想想这样会是多大的节约。未来的水是批量化的生产,但是谁喝的水,是根据你量身定制设计的成份一样,未来的药都是这样的,这是大数据的应用,同样是大批量的流水线作业,我吃的药和某某先生吃的药,在那个里面各是各的,你的副作用最小,你的过剩的成份没有,你的成本最低,这样的效果最好,这有多大的差距啊?

  这样的智能化需要首先制造业的现代化、数据化、数字化、网络化,工业互联网、物联网、5G还不够,还要有全社会数字经济的充分的发展和成长。任何一种药都有你的基因,你随时身体的数据条件,通过数据库传给药商,你在哪里定制的什么病的药,就有你自己的特点,这是不得了的。

  智能化是个方向,是一个目标,是一定能实现的,是工业化最现实的一种重大的革命,当然人类社会几千年,工业化仅仅几百年,几百年创造的财富和物资超过以前所有的时期都要多的多,这是工业化的特殊现象,这是人类文明的新的现象和成果,但是进入智能时代是几何基数的增加和变化。所以,第一个智能化。智能化不是高不可攀,不是高不可测的,我们正在推动,河南省推动三大改造,智能化、绿色化基础改造。钢铁的智能化可能还遥远的路子要走,就是升级。

  第二,要绿色化。

  毫无疑问,这几年钢铁企业都受环保的困扰和纠结,非常痛苦,这一方面我们在打环保攻坚战,我们在强力治理环保,治理大气污染。另一方面确实对政府的角度,对企业的角度对这样的治理环境还没有经验,还难免会有一些不够科学,不够统筹不够协调的一些做法,现在逐渐好转。环保的管控尽可能的科学一些,尽可能的合理一些,协调好和经济发展、工业发展之间的关系,平衡好他们之间的矛盾,这个是在做的,也在好转。但是,环保优先将是一个基本的逻辑和道理,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更多的回旋的余地,不要试图在这个问题上有更多的缓冲,有更多的减速或者说是其他的一些想法,会更科学、会更合理,但是环保优先!

  钢铁工业、钢铁企业,特别是大型钢铁厂,这些年环保的投入很大,效果也初步显现,但是还有很大的差距。环保涉及几方面的问题: 首先,环保技术、环保设备必须充分应用,怎么先进也不过分,为了蓝天、为了碧水,为了清洁的空气,没有多少钱投入的再多没有过剩的,其他的领域有过剩的,环保没有,环保的技术再先进也没有超前的。所以,在环保的问题上,在治理大气污染治理上,环保技术、环保设备、环保创新没有过剩,没有超前,没有浪费。

  其次,主体设备在改造。环保设备上马是一方面,环保技术运用是一方面,装备水平的本身的改造,淘汰落后的力度加大,势在必然,一千以下的高炉肯定还要淘汰,四米三的焦炉还是要淘汰,院长在这儿了,力度还得加大。而且相当一部分的钢厂涉及搬迁问题,一会儿再讲第三个问题。所以环保的问题将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重大的考验。

  第三,钢铁工业的发展和管理的关系。

  如果我们的管理水平还有一定基础的话,钢铁行业在整个制造业还有竞争力的话,我想和装备水平的现代化相比,我们的管理现代化的水平不够。我们三个链条,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还没有形成我们一个稳定的处在中上端水平的这样一种链条,还没有完整的供应链,无论是整个行业还是一些大企业,还没有通过重组整合形成很专业化的生产链,也就没有处在中高端的价值链。管理水平总体上略显传统,商业模式的创新在钢铁行业还不够,与新兴产业、与电商,与很多小的行业比,我们是比较传统、比较稳定、变化比较慢的。整个供应链不完善、不优化,整个价值链不高端。

  中国钢铁工业在全球占有绝对一半的产量,方方面面都应该走在前面,真正落后的是管理。这个管理必须和智能化要求相适应,必须和绿色化的要求相适应。要注意的是钢铁行业平均利润时代早晚会到来,我们一直处在一个怪圈里,要么全行业都挣钱,要么行业都亏损,要么是暴利,要么巨亏。我们一直延续这样的反复,我希望这样的反复不再有,每演一次伤害的是我们行业,伤害的是我们这个产业。 2016年我离开鞍钢的,2017年回去的,2015年我们一千万的钢,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千万的钢还能升4500,这对吗?这符合规律吗?一个正常的经济体,一种平衡的状态,一部分盈利,一部分平,一部分过不下去,这是马克思的平均利润率理论说的,这是竞争的结果,为什么我们始终出现不了这一种局面呢?一亏全亏,一盈全盈。这是行业的发育不完善,这是生产领域的不完善,这是供应领域不完善,这是营销领域不完善。这是金融体系期货引导投机的作用。这对行业是百害无一利,当然不单钢铁,煤炭也是。我以前在国信厅做主任,我们非常的头疼,不是看到你盈利就非常的高兴,盈利的时候挣了几个钱的时候,我们的欣喜远远要比你困难的时候、要关门倒闭的时候,那种作难、那种痛苦小得多。这个问题值得思考,但是我想充分的国际化,充分的市场化,非得形成这个局面不行,形成优秀的挣钱,一般的平,落后的不挣钱,淘汰、兼并、重组成为常态。这个在国外是形成。

  我一直重复一个故事,2015年我去蒂森克虏伯,我见他的董事会主席,那一年安阳钢铁亏了25亿,我问克虏伯,他是1100万吨钢,我说你亏了多少,他说我怎么会亏呢?我多少年都没有亏啊?我说你盈多少,他说盈四亿欧元,40亿,把我吓坏了,我说差也不能差那么多,我亏20亿,他赢40亿。他告诉我一千万吨钢60亿,就是600块,600块他找到了,成本比我们低200,欧洲的价格比我们高200,宝马、奔驰保护200,宝马、奔驰为什么保护200,宝马、奔驰是他的长期战略用户,不需要他低,低了汽车降价不讲价,低了还能保证你的生产的质量,能保证你的投入。

  这是市场经济,这是战略合作,市场经济美妙的时候就是达到了计划的要求。人类真正有水平的是计划经济,我们没有做好计划经济,我们不能否定计划经济,我们市场平衡不了,不就是像计划一样,像你想象的一样吗?我们做不到,新上任的院长领着我们的时候没有做到,我们现在定的合同,就按原价格履约都困难,因为我们没有办法给你履约,涨了不涨是要出毛病的,是要出问题的,我不给你涨,我有一百个理由,因为你也不需要涨,你只要赶紧拿着货就可以了,这叫什么市场经济啊?这些情况都会到来。

  钢铁的拐点会出现,就是需求下降会出现,全球是增长的,中国也是微增的,但是一定会跌,我们的制造业我们的产业的大分化、大调整正在进行,我们下一步像美国一样,工业的比例要下降,一、二、三产业的比例要下降,我们也是要占领高端的制造业,美国现在是10%,我们30%,真正的在塔尖的那一部分需要控制的10%就足够其他的照样是产业转移,照样是欧美,照样是全世界分布,谁有利往谁哪里走,你的钢材就不需要那么多了,服务也全球化了,你的钢材不需要拉那么远了,所以说第四个问题是国际化,一定要国际化。

  第四,国际化。

  中美贸易阻挡着国际化,阻挡着全球化,刚才谭院长讲的非常好,战略不变,战术在便,美国不是取消他的贸易逆差,他是取消和我们的逆差,取消我们的逆差转移给别人,当年我们的逆差也是从亚洲四小龙,从日本转移过来的,他不是什么都要干,他深知全球化是现代工业、现代制造业的命脉,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国的钢铁工业必须国际化。必须有国际化的市场,必须国际化的供应链、价值链和产业链,必须向煤炭的那些企业一样在很多很多国家,煤炭有60多个国家,不然的话都堆积在我们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就是充分的市场竞争解决不了。充分的市场竞争解决不了,你就不是真正的市场主体去发展。

  我们的市场畸形的严重,这个跟金融有关系,刚才谭院长讲了,和投机有关系,和我们的流通体制有关系。包括我们的货币、股票、期货都在影响着这个事情,循环不畅,有漏斗,在稍微需求增加一点的时候,出现了上升的漏斗,在稍微下降一点的时候,出现了下降的漏斗。只有国际化能解决的问题。

  在国际化的过程中,我们的阻力很大,钢铁出口贸易很少,今年有五千万吨,进口一千多万吨。但是美国贸易战最先靶子是钢铁、铝,301、337条款都是在钢铁率先实施,而且钢铁的量很大,不是这个量很大,是案子很大。301是传统的反倾销,337性质差不多,也是由所谓的知识产权侵害、商标专利侵害而导致的,都是美国的国内贸易委员会,用国内法来对付全球贸易争端,你不应诉还不行,你应诉还不容易赢,都是从钢铁开始的。为什么从钢铁开始?钢铁到美国的出口量很小。因为钢铁这个产业重要,因为钢铁这个产业技术含量高,因为钢铁这个产业比较大,打起来有动静,有声势,把别的行业顺带就打了,所以我们的全球化遇到的问题还是很多的。

  那么国际化、全球化对钢铁来说现在装备水平达到了,或者是整体装备的水平达到了,刚才我讲了管理达不到,营销模式、商业模式达不到,技术的研发和工业的设计达不到,全球的理念和思维达不到,一部分生产产能的布局达不到。但是,中国的钢铁工业如果不能充分的国际化,等到那个拐点,那个平均利润率时点到来的时候,大家怎么生存,大家要考虑,我们一定要用钢铁统治全世界,或者说我们的其他不统治全世界,我们钢铁要率先统治钢铁领域的全球化,要有这个雄心壮志。我原来在工业信息化系统工作,全世界定的工业门类41个,大门类413个,小门类390多个,中国是拥有全部门类的国家,河南省是全国少数几个拥有全部门类的省份。我们掰着指头算算,钢铁是可以率先、具有条件的少数几个产业之一。所以,要有这样的一种思路和眼界。

  最后,钢铁工业要整合重组。

  要实现绿色化需要整合重组,兼并小的淘汰落后,要实现智能化,需要规模效益,需要大型装备。要实现国际化需要整合,需要重组,要实现管理的现代化,我前面说的四个,统统需要整合重组。遗憾的是钢铁行业的重组整合说了三十年,我们改革开放发展40年,前十年没有怎么说重组,大约90年代初就开始说重组,30年过去了,重组有成绩,但是不能高估。中国的钢铁工业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内在没有严密规律和逻辑的品牌。产业的集中度、行业的集中度仍然不够,专业化分工仍然有很大的差距。所以后面的事情都不好办,这也是最难的事情。因为我们周期性的好,周期性的差就导致了重组的动力和持续性实现不了,好的时候没有动力,赖的时候没有人要。好的时候行政命令不行,坏的时候行政命令出更大的问题,算是不好办,因为重组根本上是市场主导。

  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想民营、民间资本、各类非公有资本要发挥重要作用,可喜的是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剑龙系、复兴系、长乐系还有很多系,但是,一定要记住不要简单的拒绝国有资本,国有资本正在转变他的形态和他的管理模式。十九大总书记讲“做出世界一流企业,做强做优国有资本”,过去只讲“做强做大国有企业”。为什么做优国有资本,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不是一码事,管资本比管企业高的段,层次高,理念先进,手段不一样。国有资本是不注重企业的形态的,你是什么形态、能给我挣钱,能给我回报都行,国有资本有,国有资本多,国有资本能变现、能流通、能增值,就保证了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你是什么样的形态不重要。但是国有资本的作用和民营资本的作用是有区别的,他的本质是一样的,但是他的战术和战略是有差别的。我想在这个重组整合里面民营资本要发挥重要的作用,国有资本要有重要作用,民营资本要有主导作用,不然的话到突然平均利润率实现的那一天,钢铁工业会陷入更深更严重的困难之中。

  最后,钢铁的电商大会,电商人主办的,给电商说两句。 信息化重点不是电商,我这里说的好象不合时宜,制造业的信息化,制造业的智能化,但是电商平台在河南、在我们国家服务实体经济是你的主要任务,而不要在消费领域多打转转,坚定不移的服务实体经济才有出路,我有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资讯编辑:张伟伟 15838212047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与处理。

Copyright © 2005 - 2019 中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全国咨询/投诉电话:400-700-8508  E-mail:web@steelcn.com 京ICP证100096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100096号 电信业务审批[2010]字第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