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现货平台
全国分站导航

中钢网

中钢网新闻中心原料新闻秦岭钒土矿遗留环境问题难解

秦岭钒土矿遗留环境问题难解

分享打印 2019-01-26 10:50 编辑:     来源: 互联网     字体: [大][中][小]    

导读:陕西秦岭,一场由违建别墅引发的舆论热潮仍在扩散。但当地群众的目光已经从别墅转至钒土矿。在距离西安200多公里的商南县,钒矿企业集体出逃,留下裸露的岩石和被破坏的水体,成为当地人眼中的顽疾。

  陕西秦岭,一场由违建别墅引发的舆论热潮仍在扩散。但当地群众的目光已经从别墅转至钒土矿。在距离西安200多公里的商南县,钒矿企业集体出逃,留下裸露的岩石和被破坏的水体,成为当地人眼中的顽疾。

  钒在元素周期表内排名第23位,因为钒的化合物五颜六色,十分漂亮,化学家以一位古希腊女神的名字为其命名。

  在中国,钒的价格经历了一次过山车般的涨跌,2004年前后,钒类产品价格曾一度达到每吨三四十万元的高位,此后随着产能的扩张,产品价格也开始逐步走低,最低时仅每吨数万元。

  不相匹配的是,提炼这种美丽的化学物质也会造成巨大的污染,并引发矿群矛盾。陕西商洛处于秦岭钒矿带,当地一位乡镇干部告诉《中国经营报》,在中央环保督察组第一次巡视之际,上级机关曾集中捣毁了一批五氧化二钒冶炼厂,绝大部分钒矿企业都已停工,上级机关曾下发一批树苗,要求恢复被钒矿破坏的山体,但成活率不尽如人意。

  如今,中央环保督察组对陕西第二次巡查刚刚结束,秦岭的生态环境保护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钒类相关产品的价格目前已冲上52万元。在此情况下,有企业选择卖矿退出,也有企业中途入行。而此前钒矿留下的环保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勘探队扎堆涌进小县城

  在陕西省商南县,十里坪镇并不算富裕,扶贫仍然是镇里的重要工作,部分地区甚至仍未接通自来水管。

  2001年,钒铁价格猛烈上涨,一度达到35万元一吨。大批勘探队涌进十里坪镇,当地挖掘出许多钒矿。曾经在十里坪镇担任乡镇干部的张鹏威(化名)一度认为,这也许能给当地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那么多矿,好家伙,大家都在勘探,一个地方有好几支队伍。”长安大学地质研究所所长魏刚锋早年曾在勘探队工作,在十几年前跑遍了陕西各地的大小钒矿。他告诉,钒矿有贫有富,在他跑过的钒矿中,商南县的矿成色算是比较好的。

  2001年起,十里坪镇同时迎来了多支勘探队,队员们挤在镇政府旁边的宾馆里,一住就是好几个月。2012年,一家外地的黄金公司来到此地勘探,大车小车拉来了十几号人,包下了周边好几栋楼房。“楼上挂着大牌子,车都好得很,早上开出去,晚上才开回来,搞了大半年,最后也没见开采。”张鹏威告诉。

  镇里的招商引资表显示,2012年当地共有11大项目,其中5个项目系钒矿勘探与开发,合计投资达12亿元。黄金公司的这个项目投资3.6亿元,在11个项目中排名第二。与此相比,2016年整个商南县的GDP仅有76.32亿元。

  张鹏威说,来十里坪镇开矿的都是外地老板,腰包阔绰,比本地人更有商业头脑。“原始的矾土矿不值钱,每吨只卖三四十块,本地老百姓想卖也没人要。外地老板来了也不要,为什么?整个山上全是矿,我把你的山买下来,这家给8万元,那家给10万元,老百姓哪见过那么多钱?”据他介绍,矿老板在十里坪镇当地建造起冶炼厂,通过脱除杂质,每二三十吨矾土矿可以加工成1吨重的五氧化二钒,价格最高能翻至35万元。“现在五氧化二钒才十几万元,前几年最低时只有6万元。”

  钒矿在商洛遍地开花,当地人却很少有人赚到钱。“十里坪镇50岁以下的人中,80%都在外地打工,钒矿解决的就业10%都不到。而且矿老板把管理人员从外地带来,本地人做的都是笨重的工作,最早一天20块钱,后来涨到80块,现在100块一天,在商南也不是高工资。”张鹏威说。

  频繁上演矿群矛盾

  钒被大量用于钢铁冶炼,只需加入少量的钒,就能使钢铁的强度、韧性大增。陕西鑫烨商贸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新告诉,商洛地区缺少钢铁厂,当地钒矿企业要么开挖矾土矿,要么冶炼五氧化二钒,都属于钒产业链的上游。

  兴旺的钒矿开采、冶炼,让商南这个不算富裕的小城诞生了一批大型企业。最早在十里坪镇勘探、开采钒矿的是商南县秦东集团。据张鹏威介绍,当时政策环境相对宽松,秦东集团在当地的白鲁础村取得了钒矿开采权后,随即将钒矿整体转让给了另一个外地老板。“按现在的标准,他的手续是达不到要求的。”

  商南县政府信息网显示,秦东集团成立于1993年,目前总资产达1.36亿元,职工520余人。公司旗下业务包括房地产、茶业、钒矿等,连续荣获陕西省“百强乡镇企业”“科技示范企业”“重合同守信用企业”“陕西省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等荣誉称号。

  张鹏威认为,包括秦东集团在内,来此开矿的外地老板均为县里领导介绍来的,乡镇干部日常工作时也接触不到。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发生问题,往往会有县领导出面干预。

  据他表示,上述白鲁础村钒矿开发最早,污染也最大,乡镇干部在工作过程中却经常受到县里的干预。“老百姓和老百姓打架了,公检法机关都不太去,老百姓和矿上打架了,中午12点报警下午4点公安就来了,有理没理带走再说,矿上的人很快就放出来,老百姓还要拘留几天。为什么县里这么重视这个钒矿?”

  十里坪镇位于钒矿带,最繁荣时有七八个村同时存在大型钒矿,这还不包括藏在深山中、没有正规手续的私人小矿。这些钒矿给当地造成了严重的生态破坏。

  当地人孙陶(化名)告诉,她曾在2008年前往商南县上属的商洛市,调查当地的非法采矿情况。当时商洛刚刚提出打造“中国钒都”的称号。“矿相当密集,坑道很多,有些矿你也找不到老板,后来才知道矿老板是偷偷把矿采出来,运到邻县去加工。”

  与商南县相比,邻县山阳的钒矿资源储量还要更上一层楼。

  据悉,山阳县内拥有亚洲最大的单体石煤钒矿带。该县2016年出台的“十三五”规划《纲要》显示,县内的丰元科技有限公司年产钒氮合金1万吨,规模居世界第一,并与其他公司合资成立了陕西有色金属交易中心,“牢牢把握了钒行业的话语权”。

  2015年8月,山阳县中村镇烟家沟村曾发生一起山体滑坡,造成8人遇难,57人失踪。据悉,陕西五洲矿业公司(以下简称“五洲公司”)曾在此地长期开采钒矿。此后国务院批复陕西省政府的《关于山阳县“8·12”突发特大山体滑坡灾害处置工作情况报告》认为,该事故是在不利地质条件下,受重力、岩溶和地质构造的长期作用而形成的特大型自然灾害。共有8名相关责任人受到问责,均为五洲公司及其控股母公司的员工、高管。

  近日,与事发地相邻的金师剑村村民告诉,因为五洲公司长期采矿,该村地下已形成采空区,村民房屋产生了裂缝,有好几户的墙面已经整面倒下。“这儿土地很少,我们世代通过烧石灰来开拓土地,到了我们这一代,五洲公司把地下掏空了,水源污染了,住没得住,吃没得吃。”

  该村民表示,他们曾找到政府部门,却被告知去找五洲公司解决此事,而后者则推卸责任。

  然而,山阳县委却在一份2016年的环境信访问题查处情况中表示:“五洲公司于2009年开展了清洁生产审核,废水全部循环利用、实现零排放。”针对信访文件中提到的中村镇存在开矿污染的问题,山阳县委认为并不属实。“中村镇辖区现有六家矿山采选企业六家企业环保审批手续均齐全。”

  对于此类矿群矛盾,张鹏威有着丰富的处理经验。“实际上老百姓的意见大得很。”他说,白鲁础村钒矿租用了当地农民100亩的土地,不仅污染大,还拖欠租金,农民上访到县里,要求政府出面协调解决,此事才引起重视。“按照县里的要求,我把矿老板叫过来,带着他到处跑,给他寻找处理矿渣的场所,他也在村干部、群众代表面前承诺,会积极治理。2018年4月县领导下来视察环保,这个老板也随行陪同,可是过两天就找不着人了,污染也没人治理。”

  “有一次处理矿群矛盾,镇上的领导给我们诉苦说:‘弟兄们都难,县里的局长给我打电话,说矿老板是他的一个亲戚,我连老板的一顿饭也没吃过。’”他告诉,自有矿以来,乡镇干部一个很大的职责就是维护好群众关系,处理矿业公司和老百姓的矛盾。“处理得好了,县领导也高兴。”

  据悉,商南县曾专门要求各级政府干部对涉及资源利用、环境保护和大规模征地的项目进行风险评估。一份《商南县重大事项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还专门为一个钒矿制定了突发群体性事件应急预案,要求各村成立相应的村级应急处理工作领导小组,并由党支部书记负总责。

  督察风暴刮至陕西

  据悉,湿法、火法是目前应用比较广泛的提钒技术,前者利用酸液对矿石中的钒进行浸出,后者对矿石进行焙烧后再湿法浸出,二者都会产生较大污染。商洛市环保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当地的钒矿企业使用的基本也都是这两种方法。“火法产生气体污染,湿法产生水污染。”

  该工作人员表示,因为污染严重,商洛市大部分钒矿企业都已关闭或停产。“早些年商南县魏家台地区钒矿很多,现在只剩一两家了,这两年开工建设的钒矿项目也很少。”他告诉,钒矿开采、冶炼的手续较为复杂,企业取得矿权后,不仅要前往当地环保部门办理排污权,涉及到国土用地、水务、林业的,还得去不同的部门办理不同的事项。“根据现在的政策,所有钒矿项目都需要交到省里审批,即使是矿权的延续,也需要先经过省里同意。”

  实际上,陕西省早在多年前就已提出保护秦岭生态的愿景。2007年省办公厅出台的《陕西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纲要》提出,到2015年实现制止一切破坏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的活动。但这个愿景并没有得到实现。

  2016年底,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对陕西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督察组指出,近年来秦岭地区采矿采石破坏生态情况突出,根据2016年卫星遥感监测数据分析情况,区域270多处矿山开采点中,60%以上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生态破坏面积达到3500多公顷。

  2017年,对于督察组提出的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中存在的非法采矿采石等问题,陕西省相关部门又印发了一份《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整改工作方案》,提出到“十三五”末全面遏制秦岭地区各类破坏环境的行为。

  2018年3月,经过中央环保督察后,陕西省印发了一份《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整改工作2018年任务清单及责任分工》文件。这份文件显示,督察组发现陕西存在诸多问题,包括对环境保护认识不到位,责任和压力还存在上紧下松、逐级递减现象;有些地方领导认为经济发展是硬任务、环境保护是软指标,因而在工作中一手硬、一手软,环境保护工作显得比较被动;秦岭地区采矿采石企业普遍规模小,开发利用水平低,生态破坏严重,且近年来采矿采石面积呈扩大趋势等。督察组调查后发现,陕西全省270多处矿山开采点中,60%以上存在违法违规问题。

  这轮环保督察共接到群众来电来信反映的环境问题5928件,树立合并后交办的有效环境投诉举报共3782件,各地按照边督边改原则,责令整改2257家企业,立案处罚812家企业,罚款5374.3万元,立案侦查22件,行政拘留20人,约谈1104人,问责1245人。

  此后,陕西多个市、县陆续部署了污染防治、整改工作,以应对中央环保督察组的“回头看”。2018年10月25日,商南县政府办也发布了一份紧急整改通知,要求各责任部门尽快自查,并在10月29日之前反馈情况。

  11月3日,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西安召开动员会,陕西“回头看”工作正式开始。根据安排,此次督察组进驻时间为一个月,并设立值班电话和邮政信箱,受理陕西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来信来电举报。

  环保高压下新矿如何开采?

  商南县位于秦岭的东段南麓,也在整改范围之内。

  2016年10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开始对陕西进行第一轮督察,商洛有关部门闻风而动。据张鹏威介绍,当时上级部门曾派来一批公检法工作人员,集中捣毁了一批矿石冶炼厂。“把碱撒到反应池里,把池子烧到冒烟。”当时十里坪镇至少有六七个大矿受到影响,镇里的钒矿生产几乎全部陷入停顿。

  此后,按照县里的要求,张鹏威和其他乡镇干部一起,统计了十里坪镇受破坏的所有山体,商南县政府根据统计情况下发了一批树苗。“县里并不请人来栽树,落实到镇里,我们就要求谁破坏谁栽树。有的老板接到通知后就来领树苗回去栽种,还有些湖北、河南的老板连人都找不着,我们就花三五百块钱雇了当地村民去种树。”据他介绍,这批树苗在后续县领导巡视时得到验收,但实际上由于山体矿渣、石头堆积,没人浇水,树苗存活率并不高。

  张鹏威说,在前几年钒铁价格跌至谷底时,当地曾有一批钒矿企业关门停业,如今环保压力高企,又有一部分企业选择歇业。

  商南县惠民化工商贸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老陈告诉,自己是做钒矿的供应链生意,为企业提供生产所需氯化铵、纯碱等原料。在前几年政策不严时,每年公司都有不少大小客户。“这两年都没声了。”老陈还听说,秦东集团也有出售旗下钒矿的计划。

  近日拨打秦东集团电话询问此事,一位接线人员告诉,钒矿在上个月已经卖出,手续齐全。

  目前,十里坪镇有部分钒矿、冶炼厂仍在经营。“只要手续齐全、不在保护区就能够经营,但办理手续也很严格。”一位前任镇长告诉,目前镇里已没有多余的钒矿需要招商。

  据悉,商南县风景秀丽,被称为“大秦岭的封面”。县内的金丝大峡谷国家森林公园也是陕西省内为数不多的5A级风景区。

  一位钒矿老板说,目前钒矿手续堪称最严。“将来钒矿出了问题,只要查你的手续是谁批的,官员是要被追责的,没人敢冒着风险给你批手续。”

  但仍有人希望在钒价高昂时进入市场。前述鑫烨公司负责人李新正打算重操旧业。十多年前他在商洛镇安张子坪地区取得了一个钒矿的探矿权、采矿权,但当时钒价已经逐渐降温。几番考察、勘探后,李新没有选择开发,钒矿被搁置至今。“钒矿的投资都是非常大的,我们也投入了很多,计划建成一个年产40万吨的冶炼厂,可当时五氧化二钒价格是三四万元一吨,最高时也就8万元,价格是倒挂的。”

  李新表示,他也是今年突然听闻钒价上涨的。“等我注意到时,五氧化二钒已经涨到了40万元一吨。”如今,他正计划重启张子坪钒矿。“我听说陕西的同行都有各方面的动作,破产、兼并、重组的比较多,都想扩大规模。”

  注意到,五氧化二钒的价格在2018年7月10日是9.3万元每吨,短短16天后,该产品的市场报价就已达每吨16.5万元至17万元,涨幅达83%。据中国金属网消息,目前全国各地的五氧化二钒均价已达52万元每吨。

  据悉,2017年原环保部和国家标准委曾向WTO递交通知,宣布从当年9月起禁止进口24种“洋垃圾”,钒渣榜上有名,这恰恰是提炼钒产品的重要原料。“这一消息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而实际上,造成钒价大幅上涨的根本原因还是环保限产等因素,致使市场从2016年末起就处于供不应求局面,这也是供需失衡后的必然结果。”中国铁合金在线钒产品分析师谭静表示。

  随着钒价上涨,多家上市公司已出手收购钒矿。2018年9月西部矿业公告称,参与竞买参股子公司西钢集团所持有哈密博伦100%股权、肃北博伦70%股权以及格尔木西钢100%股权,西部矿业对上述三个标的竞买底价合计12.48亿元。上述三家公司拥有的资源含量为铁矿石17449.81万吨,钒资源(五氧化二钒)59.02万吨。经初步测算,此次收购的铁资源潜在价值近400亿元,钒资源价值逾1000亿元。

  2018年开始,张鹏威听说十里坪镇又发现了新的钒矿。“县上说要投资好几亿元,造一个新的钒矿厂,要拆上百户房子。”

  公开信息显示,商南县目前正着手开发一个大型钒矿,位于十里坪镇槐树坪村。据悉,该钒矿为陕西秦枫科技有限公司所有。2011年,该矿取得二氧化硫排放指标,年排放量114吨。2012年,该矿计划总投资4.98亿元。

  此后,槐树坪钒矿一直没有开工建设。

  2018年起,该钒矿开始频繁动作。当年1月,商洛市委常委、副市长武文罡,商南县委书记许水兆,商南县委常委、副县长张贤慧等人来到西安,与陕西环保集团商议项目事宜。会议透露,槐树坪钒矿的计划投资已增至8.8亿元,预计年收入11亿元、上缴利税1亿元、提供就业岗位500个。

  2019年1月16日,在陕西环保集团的协助下,槐树坪钒矿终于开工。陕西环保集团总经理顾峰、商南县委书记许水兆等人出席开工仪式。

  就槐树坪钒矿等相关问题,致电张贤慧,对方拒绝回应此事。商南县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环保现在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需报请领导审批后再作回应。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资讯编辑:张伟伟 15838212047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与处理。

Copyright © 2005 - 2019 中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全国咨询/投诉电话:400-700-8508  E-mail:web@steelcn.com 京ICP证100096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100096号 电信业务审批[2010]字第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