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现货平台
全国分站导航

中钢网

中钢网新闻中心行业动态国内钢市河北唐山小钢厂环保乱象调查

河北唐山小钢厂环保乱象调查

分享打印 2013-10-22 13:56 编辑:薇薇     来源: 中国冶金报     字体: [大][中][小]    

导读:一家中型民营钢厂环保处李处长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河北省是钢铁大省,其中唐山市是钢铁大市,唐山小钢厂产量占全市“半壁江山”,是地方的支柱产业、利税大户,受到地方政府的“厚爱”。以往地方政府对小钢厂的环保监管底线要求并不高,当环保风暴袭来时,“雷声大雨点小”,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坚持检查能过关就了事。可今年就不一样了,国家对钢铁业环保要求太严格了。

  9月17日,环保部公布8月份全国74个城市空气质量情况,空气质量相对较差的前10个城市分别是邢台、唐山、石家庄、济南、邯郸、天津、衡水、西安、保定和廊坊,河北省占7席。近期,《中国冶金报》记者专程来到河北省钢铁重镇唐山市丰润区小钢厂最密集的韩城、新军屯、欢喜庄、小屯一带,就这一带钢铁环保现状进行深入采访调查。

  在记者的记忆中,10多年前,这里还是千亩、数百亩联成片的素有“冀东粮仓”美称的良田,生长着玉米、花生、蔬菜和有特色的果品。如今,这里已经大变样了,星罗棋布地聚集着四五十家民营小钢厂,烟囱林立。这些小钢厂年产量大都为几十万吨,生产带钢、管材、型材等产品。

  一路上,《中国冶金报》记者不时见到重型卡车载着各种型钢在坑坑洼洼的乡间路上呼啸而过,荡起一片漫天飞扬的尘土,路边树叶、庄稼原有的颜色被彻底覆盖,断断续续闻到刺鼻气味。据一家小钢厂的企业管理人员介绍,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在快速工业化进程中,民营小钢企呈粗放式增长,这些技术落后、环境污染严重的小钢厂遍地开花。由于规模小,这些小钢厂很多没有被纳入官方统计数字;由于扎根于偏僻乡村,也不易于被监管,其数量和征地面积一再扩张。

  但是,现在国家对环保的重视度日益提升,频出“重拳”加以整治,众多小钢厂在市场、环保双重压力的冲击下,面临“生死坎”。

  环保“重拳”施压小钢厂

  一家中型民营钢厂环保处李处长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河北省是钢铁大省,其中唐山市是钢铁大市,唐山小钢厂产量占全市“半壁江山”,是地方的支柱产业、利税大户,受到地方政府的“厚爱”。以往地方政府对小钢厂的环保监管底线要求并不高,当环保风暴袭来时,“雷声大雨点小”,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坚持检查能过关就了事。可今年就不一样了,国家对钢铁业环保要求太严格了。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京津冀地区连续出现的长期雾霾天气,引起国家高层的重视,把环绕京津的河北省推到了节能减排、改善生态环境的最前沿。

  今年3月,环保部华北督察中心对河北省钢铁企业进行联合调查,发现全省60%的运行企业存在环保问题,70%除尘设施运行不正常,8成企业废水违规排放。河北省从今年5月开始,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大气和水污染普查,摸清底数,实施有计划的监管。近期,大气污染防治“国十条”、《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相继出台,很多环境综合治理政策更是“剑指”钢铁。

  “今年环境保护力度步步加大,媒体对大气污染频频曝光,出台政策密集且严厉。为防止再次出现大面积雾霾天气,‘死磕’高能耗、高排放的钢铁企业,这也在情理之中。”唐山市钢铁协会一位工作人员对《中国冶金报》记者说。

  “我连续3年跟唐山多家生产型材的小钢厂做生意,见到不少厂家不上除尘设备,厂里粉尘飞扬,废水没有处理就排放、污染地下水。”一位来自山东日照的钢贸商向《中国冶金报》记者说。

  一家热轧带钢生产企业的销售部刘经理指着周围10余家小钢厂对记者表示:“小钢厂盈利空间大,是因为这些厂都没有安装污水处理设备。如果添置环保设备,每吨钢材至少增加成本20元。相比大中型钢企,小钢厂污染的行为,需要有责任的监管和有力度的追责。环保‘重拳’出击,紧逼小钢厂迈‘生死坎’。”

  监管不力滋生环保乱象

  唐山小钢厂数丰润区最多,全区有几十家小钢厂和200余家钢铁延压加工企业。

  一家来自江苏经营烧结机脱硫设施、除尘设施的环保经销商向《中国冶金报》记者表示:“钢铁业效益不佳,环保生意很难做,市场上五花八门的检测设备从几万元至几十万元都有。监测设备出了故障本来是一件非常着急的事,但我发现这里的企业还偷着乐,这真难理解。这些小钢厂订购的环保监测设备往往是买价格最便宜的、爱坏的、参数可调的。这样的监测设备常出故障,无法监测企业排放污染物,是否偷排也无人了解。”

  小钢厂污染难治理,一个重要原因是成本较高。一家小钢厂的员工向记者透露:“我们厂是轧制钢坯企业,安装了除尘设备,但不常用。环保部门来检查时就开启,检查人员走了就关闭,有时白天生产开启,晚上生产关闭。我们厂这种情况还算好的,有的厂安装了除尘设备,干脆不用,当摆设。原因很简单,就是守法成本太高,从安装设备到开启运行,一年数百万元就没有了;违法排放,一年至多罚款几十万元。守法吃亏,违法合算,大家宁愿选择后者。”据记者了解,我国大中型钢企吨钢环保成本为100元~107元,小钢厂吨钢成本为36元~44元,有些甚至为零。

  一些村民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地方政府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片面追求经济发展,个别环境执法部门行政不作为等,也是小钢厂污染严重的原因之一。同样,一位乡镇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地方政府片面追求GDP,在项目引进时不重视甚至忽视环境污染的危害性,纵容甚至掩饰、维护企业的高污染状况,从而导致了污染难以被发现、难以被治理。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唐山市有不足2成资金流稍好的小钢厂正在准备安装环保设备;有2成~3成的小钢厂持观望态度,等出台政策、市场好转再说;有近一半小钢厂硬扛着,认为国家出台环保政策,不能“一刀切”,总得给一条活路;也有个别小钢厂,资金链快断裂,准备收官改行。

  如何迈过环保“生死坎”?

  唐山市丰润区一家年产200万吨小型钢厂的经济分析师对《中国冶金报》记者分析,小钢厂一直是高速粗放式发展,以生产建筑钢筋为主,技术含量低,凭借船小好调头、灵活经营、生产成本低的优势,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但在环保重压下,小钢厂面临环保成本、环保技术、资金等多重挑战。

  在环保“重拳”下,小钢厂是自动退局?还是加大环保投入?迈过“环保坎”的路在何方?记者在与政府官员、企业、公众等交流中,概括出以下四点:

  一是政府部门必须下定决心治理污染。一方面,地方政府片面追求有“毒”的GDP,任由企业乱排乱放;另一方面,空气、水污染严重侵害了公众生活。治理环境依然是一道难题,如何在生态保护和经济增长之间找到平衡点,就要考验政府部门的决心。

  二是政府在对技术、资金较弱的小钢厂提供技术支持的同时,还应进行相应的政策扶持,保证环保资金支持到位,尽量减轻钢厂因环保整顿而带来的成本压力甚至破产风险。

  三是小钢厂要应对环保压力,必须积极面对现实,合理地运用国家相关环保政策服务,从资金、减免税、会计制度、金融服务等方面加强自身的调节能力,积极参加配合国家在环保方面的动作。

  四是小钢厂之间可以“抱团取暖”,通过重组加强合作,发挥协同效应,优势互补,或投入大中型钢厂旗下,增强抗风险能力。

  河北小钢厂面对系列环保“重拳”,要想迈过“生死坎”,必须不超标排污、不恶意排污、不违法排污,监测到位、整改到位、修复到位。相关政府部门应充分运用法律、市场等手段,加强市场协调、整合调配,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

资讯编辑:张伟伟 15838212047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与处理。

Copyright © 2005 - 2018 中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全国咨询/投诉电话:400-700-8508  E-mail:web@steelcn.com 京ICP证100096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100096号 电信业务审批[2010]字第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