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现货平台
全国分站导航

中钢网

中钢网新闻中心钢铁之声张祥青逝世三周年:地震孤儿的创富传奇

张祥青逝世三周年:地震孤儿的创富传奇

分享打印 2017-11-06 17:31 编辑:薇薇     来源: 中钢网     字体: [大][中][小]    
  张祥青逝世三周年:地震孤儿的创富传奇

  2010年10月,荣程钢铁张祥青夫妇凭借59亿元蝉联天津首富。其实早在2007年张祥青就已凭130亿身家,名列胡润百富榜第45位,当时他只是一个低调的富豪,直到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他将1亿元捐赠给灾区,人们才了解到他原来是当年唐山大地震的孤儿。

  张祥青并不愿媒体过多渲染自己的成长历程,乃至2010年4月当公司副总柴树满告诉媒体记者,这是荣程多年来第一次接受媒体近距离采访时,记者竟一时不知应从张祥青的哪一张脸谱切入——风波中的民营钢铁大佬,有血有肉的慈善大户,还是自社会底层迎头打拼最终成功诠释“中国梦”的地震孤儿?

  (张祥青儿时的“全家福”,母亲抱着的既是张祥青)

  1976年7月28日凌晨,唐山发生大地震,那时张祥青7岁,他被哥哥姐姐从瓦砾中扒出来,他的母亲和五哥却被埋在废墟中,永远地离开人世,被砸成重伤的父亲也没有挺过来,年幼的张祥青和幸存下来的其他哥哥姐姐都成了没有父母的孤儿。

 

  (张祥青和家人的“全家福”,张祥青绰号“铁六”,当地人称这是他的小名,三排左三为张祥青)

  在大姐大哥的抚养下,张祥青渐渐长大。但没有了父母的庇护,他们的日子过得非常贫苦。为了生计,张祥青小时候捡破烂、打猪草、卖冰棍,自己挣钱上学,但初中毕业后他还是辍学了。受政府照顾,他进入当地一家铁厂,成为厂里年龄最小的学徒工,那年他只有15岁。

  (1988年张祥青张荣华结为夫妻)

  1989年,张祥青和同乡张荣华结婚,那是他们人生的转折点。为了生计,两人做起了小生意——卖早点。他和妻子一起南下,找老师傅学习做豆腐的经验,然后再回来创业。夫妻俩每天都凌晨三四点起来作准备,任劳任怨,一分一毛地攒钱。两年下来,夫妻俩有了一点积蓄。而这时,张祥青看中了收废旧钢铁的生意。

  “每天都是半夜三点起床,就盼着天下雨可以多睡会,有时累的头发都是躺在炕沿上让老婆洗。”

  “有段时间,因为出摊担心孩子从床上跌下来,只好把她放在洗衣机里。回来后,见女儿哭红了眼睛,一家三口都不禁掉起了眼泪”

  1991年,夫妻俩把所有积蓄和借来的钱都投入到旧钢铁,但由于没有经验不懂市场,第一笔生意赔得血本无归。朋友劝他赶紧收手,债主也担心他没有偿还能力不断地来要账。可从小经历苦难的张祥青却并不气馁,“废旧钢铁有市场,坚持下去我一定能成功。”妻子张荣华也是信心满怀,几个月后,在同行朋友的热心帮助下,夫妻俩的废钢铁生意有了起色,而当年就盈利几十万元。

 

  1998年,张祥青、张荣华利用做废钢的优势,租下了当地一个倒闭的集体钢铁企业,成立了丰南冀发特种钢材有限公司(现在的丰南荣程钢材公司)。1999年10月,又在滦南租赁了拥有高炉、转炉的倒闭企业,成立了现在的唐山市合利钢铁厂。就这样,张祥青成了当地钢铁企业的老板。

  2001年,当时凭借废旧钢铁生意起家张祥青以2.8亿元收购了天津渤海冶金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并于当年4月正式组建了天津荣程联合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当年张祥青听说天津津南有家钢铁厂濒临倒闭,于是带着公司7个骨干来到天津考察办厂。抬眼望去,厂区内到处都是芦苇和水坑,众多设备都已锈迹斑斑不能使用,一些村民在厂子里抓野兔,放牲畜。张祥青则看中天津的港口便利,与当地有钢无铁的潜在市场。他前期投入6000万元对天津厂区进行修建,这是当时唐山两个钢铁厂的全部利润,是一次大的赌注。

  5月1日荣程联合钢铁公司挂牌,而5月28日第一台高炉点火生产,仅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停产多年的钢厂就开始生产了。不久,张祥青就和当地的天钢和大无缝钢管厂建立了长期合作,开拓了业务渠道。待到2007年,荣钢集团以销售收入285亿元,利税29.7亿元成为天津市百强私营企业第一名。当年,张祥青登上胡润钢铁财富榜,以个人资产130亿元在民营钢铁行业中排全国第二位。2010年,张祥青成为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天津首富。

 

  或许是积劳成疾,张祥青在后几年一直身体不好,处于养病状态。或许是久病成医,张祥青把自己的兴趣转向了中医研究,并亲自创办了祥青堂医馆等机构。据媒体报道,数年前在一个钢铁行业的会议上,醉心于中医的张祥青也曾跑题大谈他的中医梦想,“我们要做健康产业,在蓟县有一个3000亩地的健康园,要把传统中医继承发扬开来!”

  2014年8月9日张祥青突发心脏病去世逝世,享年47岁。张祥青先生从无到有创办了天津荣程联合钢铁有限公司,用他朴素的经营哲学,20年间使之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出身地震孤儿的他也一直热心慈善,累计捐款捐物已达4亿多元。

  爱心慈善家

  曾有媒体这样描述:一米八的大个头,黑色大衣,坐到我面前,没有客套和寒暄,张祥青一上来就要号脉。这多少让人有些惊讶。身边人说,董事长近年来自学中医,号了千余人的脉,且最爱给医生看病。他的越野车上三分之二的地方堆满药,习惯性“悬壶济世”。

  段子也有很多。比如初进钢厂时,一块火红的铁皮飞溅到眉骨,肉烧得吱吱作响,他纹丝不动,结果眼角留疤差点讨不到老婆;又如身家几十亿后,他仍不时跑到街上拉三轮,“权当锻炼”。

  34年前的唐山大地震让他九死一生,两年前的汶川地震又将他置于前台。央视赈灾晚会上,原本高举3000万元捐赠牌子的他大喊,“我刚才和我太太商量,再追加捐款7000万元,给孩子们建震不垮的学校!”

  语惊四座。只是晚会结束,人们看见那位刚刚一掷千金的大老板,竟然是在北京的大街上耗费很长时间才找到一家便宜的快捷连锁酒店住进去,那个时候可以看到张祥青正在把大把的饼干塞进嘴里做晚餐。

  社会上至今还流传着张祥青在创业阶段为了赶工去吃两元钱盒饭的经历,他用的手机还旧得掉色了,不如一般员工的好,甚至在成为亿万富翁后他也秉持了中国富人低调沉稳的外在特征,“这个人的成功是必然的。”媒体同行评价道。

  据采访过张祥青的一位媒体记者介绍,在2008年5月18日宣布捐款1亿元当晚,张祥青夫妇张祥青也曾对上述媒体同行就自己的低调行为作出解释,“不是讨厌媒体采访,是怕媒体报道得太多了,让人们误以为我们是借捐款炒作自己,炒作企业。”

  在有限的接受几次媒体采访时,张祥青都会提到自己是唐山地震孤儿和“财富是社会的”这句话,他也会随时感谢政府的帮助。在有关媒体的报道中,张祥青就被评论为“挺能混社会的”一个人。

  “能混”在中国的语境里通常都表示这个人会来事,善于搞社会关系。这在张祥青身上得到体现,他可以仅仅见过李宝金一面就能邀请他帮忙,他也可以在国内铁矿石需求还处在培育期时就果断出手获得外国矿商的长期合同,不能不说张祥青的智慧并不是他那憨厚的外表所能代表的。

  “荣程很低调,我们夫妻只愿一直做不被人知的小草”。这是张祥青太太发来的短信。只是,这株小草偏偏生长在充满“弱肉强食”、“疯狂扩张”、“大进大出”以及所谓“国进民退”的钢铁行业。它很审慎。

  有人说,民企老板是企业最后一块“挡风板”,这个风是风险的风;他也是企业组织里承受压力最大的一块板。压力来自企业内外,来自本人内心,还来自时不时的舆论“敲打”。

  天津市津南区葛沽镇是一个百年古镇,因河滩上葛草丛生而得名。而近代葛沽屡被世人提及则是因为袁世凯当年曾在这附近练过兵。从车窗望出去,马路两旁植满白杨,天高云淡,几位衣着不整的民工正在对部分路段进行整修。

  一座有几十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工厂赫然出现,远远望去就像一座小城,小城里有运输铁水的火车在铁路线上穿梭往来。“最初这里全是芦苇和水塘,设备锈迹斑斑,周围村民都到厂子里捕鱼,放牲畜。”一位荣钢集团的老员工如是回忆。

  在天津荣钢成立九周年暨五一表彰大会上,彩旗招展,鞭炮响亮,职工们自编自演的文艺表演中,荣钢创业初的黑白老照片被打上了大屏幕——张祥青的眼眶湿润了。中午吃饭时,他领着太太挨桌敬酒。“董事长酒精过敏,但每年此时都很激动。有时甚至亲自到食堂给工人们炒菜,最拿手的是红烧肉。”

 

  “铁六”的抗争

  一个地震孤儿穿越了农民、工人、个体户最终成功迈进民营企业家阶层,他成功演绎了“中国梦”。当地人说,铁六(张祥青的小名)从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到现在,吃过许多苦,也很真实。那么,他何以保持这份真实?

  唐山大地震发生时,母亲用身体将他掩于怀下,他活了下来。

  为了生活,他拾破烂、捡钢渣、卖冰棍,后来靠亲戚的帮助勉强上了初中。“到最后1块钱的学费都得去借,书实在念不下去了。”

  16岁,张祥青告诉哥哥想去上班。哥哥说,想上班可以,你先把门口这堆粪送到田里去。张祥青放下筷子立马推着地排车干起来。“一个地排车每趟1000多斤,从中午一点拉到晚上八点,哥哥说,不用拉了,你已经是个壮劳力了!”在政府照顾下,张祥青进入了当地一家钢铁厂,成为厂里年龄最小的学徒工。

  1989年,张祥青和妻子干起个体。他们靠养猪、做豆腐、卖早点起家,三年后成为当地最早一批个体户。此阶段的张祥青经历着同时代创业者共有的艰辛,其最终收获之所以超越常人无非因为当年的苦难处境异于常人,不得已而上路。

  “每天都是半夜三点起床,就盼着天下雨可以多睡会,有时累得头发都是躺在炕沿上让老婆给洗。”“有段时间,因为出摊担心孩子从床上跌下来,只好把她放在洗衣机里。回来后,见女儿哭红了眼睛,一家三口都不禁掉起眼泪……”

  1991年,张祥青开始介入废钢生意。他拿着四处借来的2万块钱北上北京。没想到,第一笔生意就亏了本钱。

  “第一车废钢,人家说虽然质量不好但能用,以后给你好的。”初入商海的张祥青回到唐山一看货,立即就知道太轻信别人了。“当时做废钢生意的人很多,关系错综复杂。新加入者并不受欢迎。”然而,张祥青坚持下来,最终在这一行赚到百万身家。

  1995年,张祥青夫妇开起烧结厂;1998年成立河北丰南冀发特种钢材有限公司;1999年又在河北成立了现在的唐山市合利钢铁厂。

  ——如此快节奏的扩张很大原因在于张身上的江湖豪气。比如说好每吨废钢分给合作伙伴30元,但当他每吨赚回100元时,多出的部分还是会分给对方。这种财散人聚的理念一直贯穿于荣程发展始终。

  2008年,天津荣程要上马一条生产线,本来已经签好合同,但是合作方偶然提及原材料上涨。张祥青立马打断对方,“我多加一百万,你能赚钱了吧?”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一次,工厂附近村子要打两口井,村支书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找到张。张问,“两口?不够吧?打六口吧。”还有一次,当地建学校想找张捐200万元,张问,“200万够吗?600万吧,建好一点的。”

  以心换心。金融危机期间,全国钢铁行业哀鸿一片,荣程却得到所有客户力挺,全年销售收入300亿元,库房里却没有一丝库存,利税11.4亿元。这使得当年的某次行业聚会上,荣程被行业领导点名表扬,要求各家企业向其学习。

  事实上,民营资本和企业家精神但凡投射到重工业中,往往能体现一种铁的精神和效率。比如王传福,比如沈文荣,其对技术都有一股铁劲。而张祥青的铁劲和他一米八的块头似成正比。

  比如,他学高尔夫,夜里三点想起一个动作,立马下床拿起照相机把自己的姿势拍下来,与教材比较;他只有初中文化,却成了一名的炼铁炼钢专家。很多技术难题都靠自己看书,同时带着工人四处学习。有一次,一位师傅在学习现场说:“没什么好学的,我看还没我们的好呢。”张祥青愤然将这个人开除。

  “人之所以狂傲,是因为见识少;之所以自恋,是因为从未遇见过能人。”

 

  荣程没有秘密

  张祥青很低调。张荣华说,荣钢的背后是8000多个饭碗。他们必须慎重。

  同样是在钢铁行业,杜双华曾说:“在整个日钢建厂阶段,离不开省市领导的关怀和支持。”而戴国芳则在落马后说:“如果政府部门强烈支持我,也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

  ——民营企业做到一定阶段早已不是为自己而做。政商关系,社会责任,以及方方面面的矛盾,它总会在不经意间击倒一些人,也成就一些人。

  张祥青钢铁帝国迎来的历史性转折在2001年。他投资2.8亿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收购了天津一家倒闭的钢厂——天津渤海冶金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组建了现在的荣钢集团,从获知消息、联系洽谈到最后合同生效,只用了短短的14天,这一举动让业界目瞪口呆。

  收购渤冶被看作荣程发展的最大机遇。张当时把唐山两个钢厂能动用的钱全部拿到这里。原因只有一条,未来的钢厂肯定是在临海的,恰好当时天津也有了建设铁矿石大港口的规划。

  这一“赌”显然对了。迄今,我国钢铁行业正纷纷向沿海布局,而山钢收购日钢的消息,很大原因在于日照钢铁拥有临海的良港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但凡在钢铁业发展迅猛的公司,往往具备三大特征,人脉网络、圈地运动、银企联盟。可多年来荣程在与银行信贷方面,和其它民营企业相比确是非常审慎。

  事实上,2001年带着七位元老闯荡葛沽镇的张祥青,应当算作这块土地的外来户,与当地村民的矛盾并非没有。比如其刚接手这座工厂,老设备给周边农田带来了污染,农民们拿着菜地的蔬菜找上门来。张祥青做出决定:工厂必须整顿,宁可限产甚至停产,直到环保达标。截止到2016年其在环保方面的投入已达12个亿。

  如今荣程的8000多名员工很多都来自于周边村庄,不信任感逐年消失。金融危机期间,工人们甚至主动向工厂提出愿意自己掏钱买饭,而此前荣程的食堂中午饭一直都是免费的。

  ——一位高管告诉中钢网,汶川地震捐款后,张祥青一个人回到了唐山母亲坟前,他说:妈妈,我没有白活,我能回报社会了……

  34年前的唐山大地震让他九死一生,两年前的汶川地震又将张祥青置于前台。央视赈灾晚会上,原本高举3000万元捐赠牌子的他大喊,“我刚才和我太太商量,再追加捐款7000万元,给孩子们建震不垮的学校!”

 

  活着的意义

  那一天夜里看着玻璃向我扎来,我以为这是梦。我说我就不眨眼,就要看看这个梦究竟会怎么醒。

  等我真的醒来,我发现我在妈妈的怀里,她身上一身的汗,我疯狂地叫妈妈。旁边的五哥说,妈死了。

  我大哥比我大26岁,离我们住的地方只有六七百米。当时他从屋里冲出来后,一路救人,六七百米的路他走了五个小时。

  我们家旁边有一棵树,妈妈曾经说,留着吧,等以后铁六结婚时候可以用来作房檩子,殊不知地震时,就是这棵树砸了下来……

  汶川地震的时候我看电视,只有经过此种惨况的人才能体会那种近乎绝望的心境。我们当时出来后也是没有水,没有吃的,也是在滂沱的大雨中淋着。我知道他们盼望的是什么,渴望的是什么。

  当时,看到妈妈、哥哥和其他乡亲的一具具尸体摆在那儿,我真的很难过,但我没有绝望。我的生命是妈妈给我的,她既然让我活了下来,我就要坚强地活下去。我永远不把自己当孤儿,我把爸爸妈妈的离去想成他们都是去了远方,这样我才不会觉得自己是最可怜的人。

  妈妈在世的时候常跟我们说,一个人有力量的时候要能够帮助别人,这才有价值。我记得有一年冬天很冷,我在村头和一个乞丐玩了一上午,最后我把他领到我们家里吃饭。那是一个饥饿的年代啊,家里没有多余的口粮,但是妈妈见是我领回来的,还是把家里的东西拿出来让我们分着吃。

  可到了最后,那乞丐不走了。我急了问妈妈怎么办啊?我妈妈说,你领来的你自己处理啊。我说,我让他到我们家来吃,他就来了。哥哥姐姐说,你让他来吃他不来?最后,乞丐还是走了,因为家里实在没吃的了。

  我小时候一直渴望当英雄,别人欺负我哥哥,我跳出来说,别打我哥哥,要打就打我我不哭!我家里摆着王杰和洪祥青的画像,我跟我爸爸说,我要改名要当英雄要叫张祥青,爸爸说行啊,只要你不改姓就行。就这样,张铁六改名张祥青。

  父母亲的音容笑貌现在依旧在我的脑海。在他们身上,我学会了两样东西,一是善良,二是勤奋。那时候因为家里穷,人家说就怪我们家小孩太多,我妈妈则回答说,“我这么多儿子,将来不知哪个儿子可以当县长呢。”我从来没有看见我妈妈在家里休息会,最多就是在炕上缝缝补补。她曾经告诫我,一个人在这个社会只要肯动手,就不会饿死。

  这么多年,我要感谢我的太太。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旁人冷言冷语,“那小子太穷别嫁”。我太太却说,我偏不怕他穷,我就要帮他过好日子!

  我记得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家里连一把菜刀都没有。刚创业时借了周边亲戚的账,但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她总是给我鼓励。我这一辈子能够找到一个好老婆,是我最大的福气。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这也让我更加地珍视身边人,珍惜健康和生命。而人既然活着就是要有意义,有价值。曾经有人问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告诉他们,是你这个人活着而很多人能因为你活得更精彩更美好。

  财富真的只是一串数字。小时候为了上学挣学费,我曾经捡过破烂。可即使是捡破烂,我也是很快乐的。它教会我如何寻找机遇,以及面对强者时如何保护自己。这些东西回想起来都是人生的财富,它并不比金钱逊色。

  比财富更重要的是生命,是对社会的贡献,只有这样,你的存在对于世界才是一种祝福!

 

 
资讯编辑:张伟伟 15838212047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与处理。

Copyright © 2005 - 2018 中钢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全国咨询/投诉电话:400-700-8508  E-mail:web@steelcn.com 京ICP证100096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100096号 电信业务审批[2010]字第100号